巡演和演唱会

d&b KSL助推1975乐队2019年ABIIOR专辑巡演。

1/2
2/2

英国流行摇滚乐队1975踏上两年世界巡演之旅“网路交友的快问快答”(A Brief Inquiry Into Online Relationships, ABIIOR),其中明确专注于歌迷体验:歌迷所见、所闻、所感——无论在前排还是顶层楼座——都须处于巅峰。鼓与贝斯共鸣,轻快的流行风和激越的摇滚风一并呈现,场地从地方礼堂到大城市场地,为此,出品团队需要灵活、强劲而清晰的音响解决方案。于是,这场巡演成了最早一批将d&b KSL携带上路的范例之一。

多流派音乐

“从音乐路线上来说,这支乐队非常混搭,因此你实在需要一个能涵盖所有流派和风格的音响系统。”场馆公众区(FoH)工程师Jay Rigby就1975乐队提到,“[主唱]Matty Healy和鼓手George Daniel自己就出品专辑——他们非常清楚他们想要在演唱会上获得怎样的音效,并且拥有相应的技术知识,能够做到有效沟通。”

人声范围简直难以置信——中高音之间的过度非常平滑;你基本听不到什么喇叭失真,声音一路如此平滑到底。歌迷想要听清Matty说出的每一个字,KSL也确实使演出现场内每个座位得观众都能容易得多地听到他们想听的。Jay Rigby,1975乐队团队FoH

Eighth Day Sound音响演出公司与1975乐队合作已有两个专辑周期了。作为新d&b technology最早一批采用方之一,他们与Rigby协作制定此次巡演所用的KSL系统规格。

我们几乎每天都要去到不同规模的场地,而KSL的音效在任何场地都是那样优秀。Jay Rigby,1975乐队团队FoH

“KSL真正有趣的一点是——”Rigby说,“它的人声范围简直难以置信——中高音之间的过度非常平滑;你基本听不到什么喇叭失真,声音一路如此平滑到底。歌迷想要听清Matty说出的每一个字,KSL也确实使演出现场内每个座位得观众都能容易得多地听到他们想听的。”

可扩缩

无论是在较小的场所如布莱顿中心(可容纳四千五百人),还是在较大的场所如伦敦O2(可容纳两万人),概念设计师Tobias Rylander那富有冲击力、如同装置艺术般的布景都可相应扩缩,而音响系统也随之配合。“我们几乎每天都要去到不同规模的场地,而KSL的音效在任何场地都是那样优秀。”Rigby表示。

到KSL能够达到的整体清晰度,我喜欢拿电视作比方。如果你之前习惯了看标准清晰度,那在第一次看到高清时就会为之惊讶,原来自己以前一直不知道视听效果还可以如此清晰……这等细节和清晰是前所未有的。Jay Rigby,1975乐队团队FoH

Eighth Day Sound音响演出公司系统工程师Dan Bluhm就KSL说道:“这是对Eighth Day Sound音响演出公司设备阵容的绝佳扩充,并满足了我们服务1975乐队的需求。KSL为我们提供了音调的一致性,以及从顶部、场地后部一直到地面的均匀水平分布。这使我们得以向每个座位提供相近的音响体验。”

悬挂快速

面对如此多变的需求,Bluhm利用d&b ArrayCalc与R1来规划、实施和优化每处场地的音响布置。“d&b eco系统让我每天的工作都很流畅。首先从ArrayCalc预测软件入手,进行房间测量并确定扬声器角度。然后过渡到R1控制系统。这是我能够在系统仍处于工作高度的情况下便进行系统检查和阵列验证。我们能够检查音箱内的所有零部件,确保在悬挂之前一切工作正常,线缆也都已正确连接。我们发现KSL悬挂非常简便快速。我们团队两名负责悬挂的人员从检查房间开始,只需数小时就可完成阵列悬挂。”

侧面抑制

Rigby称:“就KSL,我们明显注意到的情况有三点。首先是后方抑制。站在功率放大器(PA)后方,你会感到它好像还没开机。我们第一次在阵列后方尝试监听时,我都不敢相信功率放大器开着——走到前面去才确认了它确实开着。d&b成功打造除了一款真正的心形指向音响,包括低频部分也不例外。

KSL为我们提供了音调的一致性,以及从顶部、场地后部一直到地面的均匀水平分布。这使我们得以向每个座位提供相近的音响体验。Dan Bluhm,Eighth Day Sound音响演出公司系统工程师

“第二点是关于心形指向性能的。传统上,使用其他音箱时,一旦降到中音范围较低部分,心形指向阵列便不复存在,最终低中音会在两侧大量形成旁瓣。由于解决了这一点,这款音响给人的印象比其实际宽度更宽。这样一来,当你从主覆盖区域走到通常开始由侧面悬挂真累覆盖的区域时,会感到覆盖还在继续,因为低频和高频之间的联系是连续不断的。

强劲低频

“第三点是音箱的低中音容纳。“低频部分细节多得多,也更强劲,这在某些情况下就意味着可以使用更少的低音音箱,甚至完全不使用。KSL具有10度的垂直散布,从而可实现更大的纵向覆盖,也就是说在某些情况下可以少悬挂几个音箱。在之前的巡演中,我们要为主悬挂阵列携带二十二个音箱,而在这次演出中,我们只需带上二十个KSL。”

KSL具有10度的垂直散布,从而可实现更大的纵向覆盖,也就是说在某些情况下可以少悬挂几个音箱。Dan Bluhm,Eighth Day Sound音响演出公司系统工程师

监听工程师Francois Pare也感受到了KSL的益处:“舞台上的抑制效果相当相出色——也使我的工作轻松多了。相对于其他音响系统,我可以不必吃力地使用功率放大器,这对乐队来说很理想。不管是什么乐队都喜欢清晰,这点超重要的。还是要说,抑制作用降低了舞台杂音,使混音容易取得清晰效果。”

舞台上的抑制效果相当相出色——也使我的工作轻松多了。Francois Pare,监听工程师

Rigby同意地说:“说到KSL能够达到的整体清晰度,我喜欢拿电视作比方。如果你之前习惯了看标准清晰度,那在第一次看到高清时就会为之惊讶,原来自己以前一直不知道视听效果还可以如此清晰。我现在能听到某些以前听不到的乐器声部,几乎想要去问后排设备组(backline)上次表演时有没有带来这件乐器。这等细节和清晰是前所未有的。”